欢迎访问哈尔滨文化资讯网!

哈尔滨文化资讯网 > 歌剧

卡雷拉斯 | 即使面对死亡他依然不放弃理想

卡雷拉斯 | 即使面对死亡他依然不放弃理想

演出日期: 2017-01-01
演出时间: 19:00
演出地址:哈尔滨市松北区文化中心岛内
交通路线:35路、122路、123路
演出场馆:哈尔滨大剧院

立即订票
分享到:  
  • 简介

基本信息

西班牙男高音何塞·卡雷拉斯(José Carreras)1946年12月5日出生于巴塞罗那。求学和第一次登台演出都是在家乡,演出的剧目是威尔第《纳布科》。

1971年,卡雷拉斯以一个意大利“威尔第之声”歌唱比赛的第一名结束了他的学生时代,自此开始了他多年的职业生涯。

1972年卡雷拉斯前往美国在他演唱了贾科莫·普契尼的歌剧《蝴蝶夫人》中的平科尔顿后,纽约市歌剧院立即与他签定了三年合同。从那时起,声乐界对他的评价就是“甜润,抒情的男高音,拥有天鹅绒般的嗓音”。

1974年他在大都会歌剧院演唱普契尼歌剧《托斯卡》中的卡瓦拉多西,引起了巨大轰动。他的事业开始进入高峰。

1976年卡雷拉斯遇到了后来对自己的事业产生重大影响的指挥大师赫伯特·冯·卡拉扬,当时他在萨尔茨堡演出威尔第的《安魂曲》。




不久,他们合作拍摄了电影版《唐卡洛斯》。卡雷拉斯认为这是男高音剧目中最难的角色之一,不仅音域很高,而且需要保持充沛的体力,不停地唱。他这样理解唐卡洛斯这个角色:“他的性格柔弱,模糊不清,疑虑重重,任凭他人摆布。他很年轻,不成熟,无法作出自我抉择,因为他的爱而被人利用。他的全部行为都是为了引起他人注意。他要复仇。”《唐卡洛斯》上映后,《歌剧》杂志评价称:“卡雷拉斯是今年最令人满意的男高音。他的演技仍嫌不足,但当他张开肺叶时,就有了鲜明的效果。”

这时,他的嗓音和舞台风范已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他的抒情音色被认为非常适合意大利歌剧中较轻的角色。而对于法国歌剧,他坚持演唱的维特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卡雷拉斯认为法国歌剧应当用圆润的嗓音演唱,而另一要点便在于发音清晰。

80年代卡雷拉斯开始以演唱重抒情角色为主,他在这一时期演出了威尔第的《游吟诗人》,的《波西米亚人》,《图兰多》等著名歌剧。这一方面是为了适应观众的需要,同时也是为了唱片录音。卡雷拉斯认为,虽然他的嗓音被描述为“甜蜜的男高音”,但是他天生不愿墨守成规的性格却使他“厌倦年复一年以相同的角色在世界各地兜圈子的职业生涯”,“即使这些角色我已能唱得近乎完美。我想,等到我的事业结束的时候,我至少将所有想唱的都唱过了。”

然而,40岁之后在音量和音色上进行重大改变确是一种冒险,有了朱塞佩·斯苔芳诺等人的前车之鉴,卡雷拉斯并没有通过改变自己原有的特征来适应新的角色,而是利用自己现有的优势,主要依靠丰富的舞台经验来达到理想的效果。在这一点上卡雷拉斯和其他很多男高音不同,他并没有过分强求大音量和全能的演唱技巧,而是更重视音乐的感染力——而他也的确拥有无与伦比的感染力。后来他自己也曾言道:“唱歌应当用心去唱,一味炫耀演唱技巧便不是真正的歌者。”

此外,卡雷拉斯对歌剧角色的理解能力很强,非常善于控制剧情,人物和音乐本身之间的平衡。这都是他的过人之处。

无疑,卡雷拉斯取得了空前成功。他所塑造的鲁道夫,卡拉夫等人物形象深入人心。

1982年2月卡雷拉斯和卡拉扬再度合作,在柏林演出《托斯卡》。卡雷拉斯发挥出惊人的水平,在二,三幕间取消40分钟休息的情况下一口气接连唱完三幕而不显疲软,令人乍舌。

在80年代,卡雷拉斯的另一经典剧目是比才的《卡门》。他于1982年在马德里首次尝试出演唐何塞这一角色。1983年,他在卡拉扬的指导下重新认识了这一人物。卡拉扬告诉他,唐何塞受到命运捉弄,无法自控,因而杀人,而卡雷拉斯之前对这一角色的处理就仿佛他生来就是个杀手一般。卡拉扬还要求卡雷拉斯将《你扔给我的花》唱得尽量温柔动人,他拿着五线谱给卡雷拉斯看,“比才的提示是Pianissimo,你需要唱到这个音量。”结果,卡雷拉斯以一个惊人的弱音降B结束,几乎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对于唐何塞,卡雷拉斯有自己的理解:“他本是个单纯朴实的人。在第一幕里,他生平第一次发现自己情不自禁地爱上了一个女人。到了第二幕,他已深陷情网,冲动,嫉妒,不成熟。而在第三幕,大多数男高音过分激动或伤感,这两个极端都是错误的。其实当唐何塞走进斗牛场时,他满怀希望,他自信能够让卡门回心转意。因此,在这里仍需要有节制的音色。”

对于卡拉扬,卡雷拉斯充满感激之情。卡拉扬的歌剧修养很深,“和卡拉扬一起排练的压力很大,能学到的东西也很多。”卡雷拉斯认为卡拉扬很固执,在碰到分歧时往往会坚持自己的立场,“卡拉扬说服别人的本事很大。有时我想,如果他让我去唱米卡埃拉,我也有可能会去唱的。”当然,卡拉扬的固执也有错误的时候。他曾请卡雷拉斯出演威尔第歌剧《阿伊达》中的拉达梅斯,然而卡雷拉斯自认为难以达到英雄男高音所需的音量。为此,卡拉扬甚至减少了管弦乐编制的数量,但却仍然未能达到理想的效果。

1987年夏天卡雷拉斯被诊断出患有血癌。不久,他在巴塞罗那和西雅图做了两次骨髓移植手术。

仅经过一年时间的治疗,原本被认为存活几率不到10%的卡雷拉斯竟然奇迹般地战胜了病魔,于1988年7月11日在巴塞罗那露天广场举行了复出音乐会,此后又以规模空前的欧洲巡演庆祝自己的归来。1989年,卡雷拉斯在西班牙梅里达演出了歌剧《美狄亚》,继续自己的舞台生涯。他罕见的生命力令世人钦佩。

在整个90年代,卡雷拉斯灌制了大量唱片,对很多以往曾经演唱过的歌剧咏叹调和艺术歌曲进行了重新诠释。在这些唱片中,重获新生的卡雷拉斯带给人们的是超越生命的领悟。他的歌声变得更深邃,同时也保持了原有的风格,依然自然,厚重,柔到极处,带有一种“含蓄的激情”。




与此同时,自从1990年起,卡雷拉斯开始与帕瓦罗蒂,多明戈共同组织“世界三大男高音系列音乐会”。当然,在每次音乐会中,性格温和,内敛的卡雷拉斯总是最低调的一位。

然而,步入21世纪后,在帕瓦罗蒂和多明戈逐渐淡出的时候,当年曾经无限接近死亡的卡雷拉斯却依然活跃在世界各地的舞台上,忙于举办演唱会和制作新专辑。虽然随着年华老去,近几年来,他的演唱水平已是江河日下,但他仍在不断挑战自我。卡雷拉斯一直是一个敢于追求,不愿服输的人,即使面对死亡他依然不放弃理想。

作为与帕瓦罗蒂、多明戈齐名的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何塞·卡雷拉斯一直是中国乐迷和观众们耳熟能详的老朋友。他1946年12月5日出生在西班牙巴塞罗那,近期举行的世界告别巡演,更像是一场把音乐与美撒播给全世界乐迷的旅程。三天前刚刚过完70岁生日的卡雷拉斯,不仅让我们感叹无情的岁月让他走向艺术的最后巅峰。